Menu
我公司是结合网络技术为家电维修行业服务最早,维修技术最专业的家电维修公司。公司总部设立在北京,各个省份均有我们的维修网点,从事20多年家电行业,值得您的信赖!

当前位置主页 > 物业 >

调薪减员正在途上 龙头房企勒紧腰带

日期:2019-11-27 02:22 来源: 物业

  在着手梳理组织架构、开展“事人匹配”动作的一年多来,万科除了调薪动作外,人员优化也在继续,今年上半年,万科开发系统减少近600人。

  在房地产行业负重前行的背景下,反映房企生存状况的薪酬体系及人员数量正悄然发生变化。

  近日,一则万科(000002.SZ)降薪高达40%的消息在网络迅速发酵。

  11月8日,一位接近万科方面的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公司自去年下半年就启动了职级工资体系的重构,薪级体系由过去地产系统的28级扩展为50级,雇员薪资结构也随之调整,现行的薪酬由“固定月薪+年终奖”构成,其中,固定月薪部分重构,被拆分为基本工资和岗位责任工资两部分,其中岗位责任工资的设计,根据员工承担的责任大小、任务多少、风险高低来确定。

  上述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,此次重构没有改变工资总包,因此不存在降薪的说法。

  在着手梳理组织架构、开展“事人匹配”动作的一年多来,万科除了调薪动作外,人员优化也在继续,今年上半年,万科开发系统减少近600人。

  这并非孤例,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,碧桂园、万科、恒大(03333.HK)一共减少了近2万名员工。与此同时,龙湖(00960.HK)、富力(02777.HK)、正荣(06158.HK)等房企也在同步减员。

  在去年7月1日召开的夏季例会上,万科宣布了重构职级工资体系的落地方案。一年时间过去,万科完成总部和物业业务组(BG)的重构,近期正在推进职级工资体系重构的全面落地。

  接近万科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:“进行调整主要基于两个原因,首先,万科新业务陆续落地、成熟,集团业务层面变得多样和丰富,旧时职级工资体系已不适用今天的万科。其次,万科此前同类岗位同类资质的人,工资存在一定差异,此次薪酬体系能够将同类岗位的工资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区间范围。”

  在新的薪资结构中,万科将固定月薪中的岗位责任工资这部分纳入绩效考核的范围,形成了“低底薪,高绩效”的组合工资。

  11月8日,龙湖一名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“绩效奖金大于基本工资,领导在绩效奖金的裁决上有很大的自由度,不同绩效等级的薪酬差异也比较大,可能会导致员工收入不稳定。”他以其所在公司的职位举例称,“在我们公司内部,AB两个等级之间奖金相差10万元。”

  11月8日,赛普咨询副院长王亚辉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:“万科调整薪酬体系,并不能笼统地说是降薪,从当前他们释放出来的信息,实际上只有10%比例的员工有降薪趋势。现在看来,薪资和员工的贡献相关,更倾向于浮动薪酬。随着职业经理人制度不断进化,公司跟员工的利益更加强化。”

  “从大的方面来看,万科是拉平了相同岗位,不同城市公司,或者是相同的工作内容,不同岗位员工的工资差距。”王亚辉补充道。

  一直以来,地产行业薪酬相比其他传统行业来讲更具有吸引力,这也是万科此次薪酬体系调整备受关注的原因。

  王亚辉向时代周报指出:“从整体水平来讲的话是明显高于其他行业的,当前除了互联网行业,应该属房地产行业的薪酬水平是最高的,甚至高过金融行业。”

  时代周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,地产圈薪资水平差异较大。其中,闽系房企开出的薪资最高,民营房企薪资普遍高于国有房企。

  “华夏幸福、融信、泰禾、阳光城、龙湖这几家的薪资在业内水平属于比较高的,现在国企福利待遇整体是降低的,没有清晰的奖惩机制。”11月8日,国有房企的内部员工陈轩(化名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调薪减员正在途上 龙头房企勒紧腰带

  从总薪酬支出方面来看,今年上半年,恒大是唯一薪酬超过百亿元的房企,以115.1亿元成为开出薪酬最多的房企。

  但事实上,跟巨额营业收入以及高昂的土地成本相比,地产从业者的薪酬支出并不算高。

  今年上半年,恒大、万科、绿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69.8亿元、1393.2亿元、2014.46亿元。

  正因为占比不高,在过去快速奔跑的年代中,地产行业薪酬不断被抬高,地产人的欲望也被杠杆无限放大。

  “过去几年房地产从业人员的收入构成中,很大一部分是来源于跟投收益,比基本薪酬高得多。”陈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房企跟投潮起始于2014年,这一年,万科推出了事业合伙人持股计划和项目跟投制度,即公司员工在一定比例内可以投资公司的新项目,这样的做法将管理团队的收益和项目收益紧密结合在一起,有利于调动员工的积极性。

  在市场上行期,一些运营良好、销售业绩出色的项目,可以为跟投的员工带去丰厚的收益。前碧桂园江苏总裁刘森峰拿到了过亿元年薪的消息,使得行业的薪酬体系再次被搅动。

  但随着楼市调控以及项目去化速度放缓,跟投的收益率明显降低了。“从去年开始,我们内部部分跟投项目的年化收益率不到8%。”11月8日,一位参与跟投的房企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

  “行情好的时候,有些区域总可以拿到上千万元的分红,当调控继续,房价上涨的预期不再,大家参与热情也在降低,跟投更像是企业工资回收计划。”陈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。

  春江水暖鸭先知,在房地产行业下行背景下,行业龙头房企的触角最为灵敏,为了节省开支,增厚现金流,除了调整薪酬结构,房企也正在减员。

 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,今年上半年万科房地产开发系统共有员工12080人,比2018年减少了589人。

  今年上半年,除了万科外,有不少头部房企同步减员,碧桂园与恒大分别减少14779名、2919名,除了前三强房企之外,龙湖、富力也减少2903名、1304名员工。

调薪减员正在途上 龙头房企勒紧腰带

  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上半年,融创新增员工5060名。但如今,融创也按下了激进扩张的暂停键。

  11月7日,一位融创华南区域的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“目前海南区域和广深区域合并成华南区域了,合并后岗位有所减少,目前公司已经在减少招聘了。”

  目前,国内房地产市场形势并不乐观,企业营收水平的增长幅度放缓,甚至落后于薪酬支出的增幅。

  万科在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404亿元、2429亿元、2977亿元,同比增幅1%、23%。而在这三年间,在员工薪酬方面的指出分别为66亿元、92亿元、141亿元,同比增幅高达39%、53%。

  华夏幸福的薪酬涨幅在行业内一直较高,其2017年薪酬总额涨幅达到了70%。其在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营业收入为538亿元、596亿元、838亿元,同比增幅分别为11%、41%。

  “现在挖人工资都降了不少,以前高的时候有50%―100%的增幅,而现在连30%都不到。”陈轩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以前私企还有拿地奖,现在有一些连拿地的钱都快没有了。

  “最近明显的感受就是招聘的人多了,竞争也变得激烈了,仅一个普通投拓岗位,我们在两天内就收到了10多份简历。”11月9日,一家央系房企的招聘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。时代周报记者 蔡颖

物业

上一篇:

下一篇: